第二百七十七章 相似的画面

    娇娘侧身一躲,枕头被恨恨的砸到地上,弹了几下,激起地上一层灰尘。

    花媚娘因气恼双眼通红,如沁出血来一般,倏尔,面部一扭曲,抱着肚子痛苦**起来。

    娇娘瞄了渥丹一眼,示意她搬个凳子来,坐下后,娇娘笑吟吟道:“姐姐还是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,少动气,你越是这样大动肝火,肚子会越疼的。”

    花媚娘含恨看着她,忽然,眼神一缩,“啊”了一声,丹凤妙目中有灼灼烈火燃起,指着娇娘大声道:“是你,是你给我下毒,是我害我变成这样!”

    娇娘伸手对着窗外的光比了比指甲,和渥丹嘟囔了一句,“今日的凤仙花汁调的颜色不错。”然后才看向花媚娘,对她轻轻摇摇头,道:“姐姐这话可是冤枉妹妹了,我可不敢这样明目张胆的下毒,向你下毒的人是咱们王爷。”

    看着花媚娘如火烧的目光由惊愕逐渐变成死灰,仿佛是刚刚那一把火燃烧的太快,一转眼就变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不会的,王爷不会这样对我的,你骗人,你编谎话骗我。”

    娇娘嘴角衔着一抹快意,微微扬起下颌,道:“事到如今,我有必要骗你吗?”她语调冰凉,没有一丝感情的叙述,“王爷给你下的毒叫做牵机引,这是宫里赐给有罪的近臣或是嫔妃的毒药,无色无味,中毒者会腹痛抽搐而死。因为腹痛之下,人会蜷缩,头和脚最后会缩到一起,就像一张弓,头教相就如牵机状,所以有这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她目光一点点落在花媚娘扭曲变形的脸上,声音轻如羽毛,但每个字却如泰山压顶砸在花媚娘的心里,“殿下为了折磨你,每次只让人在你的饭菜里加一点点,他恨你,不想你死的痛快,他要让你饱受折磨再死。”数着指头,“到现在,差不多有一个多月了吧,算算时间,这毒已经入侵到肌理,就是华佗在世,也救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娇娘嘴角勾出一缕悠远冷漠的笑意,“后唐李煜也曾用过这种毒药,姐姐可真幸运,能用上一代子用过的毒药,你也算是死得其所了。”

    花媚娘在哀伤过后,怒视向娇娘,“是你,一定是你在王爷面前我坏话,王爷才会这样对我。是你,一定是你。”

    娇娘平淡的看着她,轻轻笑开,大方承认,“没错,是我。我诬陷你收买人劫持我,王爷信以为真,为我报仇。”

    花媚娘的面孔因怒火而烧的满脸赤红,一拳一拳的击在床上,发出“咚咚咚”的声响,“我要告诉王爷,我要把真相告诉王爷,王爷知道你是个狠毒的女人,一定会休了你。”

    娇娘泰然自若,看着她叹了口气,“唉,姐姐怎么到了现在还这么糊涂,你以为王爷会相信你的话吗?不是妹妹在姐姐面前炫耀什么,你就是一百句一千句甚至一万句,也抵不过我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来和我炫耀吗?炫耀王爷怎么宠爱你,怎么被你迷惑?王爷是一时被你蒙蔽了,花娇娘,你是个狐媚子,你和你姨娘一样,都是狐媚子。”花媚娘咬着牙切着齿,若不是现在她全身无力,此时定要上前和娇娘拼个你死我活,“终有一王爷会看清你的真面目,总有那么一。”

    娇娘的笑容慢慢降下来,目光如覆着一层寒冰,良久,寒意才从眼睛中散去,娇娘嘴角微微翘起,“王爷能不能有一看清我的真面目,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,你的面目,王爷是连一眼都不想看。你我狐媚也好,我迷惑也罢,如今这个男人对我听之任之,这便是我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手抚摸在腹上,“我更有本事能为他生下儿子,你知道吗?王爷了,我要是给他生了儿子,他就让我当王妃,让我们的孩子做世子。姐姐,这是你穷极一生做梦都想要的,如今,我唾手可得。”

    花媚娘怒不可遏,嫉妒、愤怒、疯狂,一切的情绪都展现在她的脸上。她也曾是个美艳的女子,其实她也才二十多岁,正是女子最好的时间,可因为这毒药,将她折磨的仿佛一下子就到了老年,连鬓边都生出了一缕缕的白发。

    她仰大笑一声,然后怒道:“你不就是想让我看看你过得有多好吗?我看到了,行了,你可以滚了吧!”

    娇娘叹一叹气,一副为难的表情,“不行啊,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哪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什么?快,完就赶紧滚。”因激动,花媚娘腹中更是痛的如火烧刀绞一般,豆大的汗珠从她额头上涔涔流下。

    娇娘慢悠悠从袖中掏出一个纸包,递给水香,水香端来一杯茶,将纸包里面的红色粉末倒了进去,遇水即化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花媚娘瞳孔一扩,惊惧道。

    娇娘嘴边轻轻迸出三个字,“鹤顶红。”

    花媚娘惊怒交加,面孔更是雪白如纸,“你要杀我!”她挣扎着起身,“你不能杀我,王爷还没让我死哪。”

    看着娇娘离自己越来越近,她突然张开双臂往娇娘面前一扑,想要摔碎那个杯子。

    娇娘并没有动,她却因为没有力气,直接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娇娘嗤笑一声,道:“可不行啊,我现在就想让你死。”瞧了水香一眼,水香会意,向清欢秋霜几个茹点头,然后就见几人分别摁住花媚娘的手脚,摁得她不得动弹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,干什么,放开我,我是瑞王的侧妃,是他明媒正娶的侧妃,你们要是杀我,你们要诛九族的。”花媚娘大喊。

    这个画面多么相似,与前世的娇娘一模一样,只是如今的境遇却发生了转变。

    娇娘眼中含着泪,很快吸进去,只见她大步跨过花媚娘往她身上一坐,一手扼住她的下颌,一手拿着有毒的茶水往她嘴里喂,“本来我还想让你慢慢这样被折磨死,可如今我等不及了,你错就错在,让人离间我和玉儿,你想破坏我们之间的母女感情,我决不能忍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