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07章 十万年修为

    六祖的金身,大如殿宇,站在三生门下,道:“大胆鬼物,你竟然敢在本祖师尊的佛体中杀生,你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脸色惊变,看向躺在金色水面的般若,连忙道:“没有啊,晚辈哪敢扰云青古佛的清净,更不敢杀戮,坏古佛清修。般若乃是命运神殿的神女,晚辈做为地狱界的神灵,怎么可能杀她?”

    “没死!只是神躯受创,神魂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伤而已。”

    神魂的主体,主要是位于神源郑

    只要神源不毁,神魂很难灭尽。

    只不过,绝大多数神灵,自知必死的时候,都会自己毁掉神源中的神魂和规则神器。一是防止完整的神源,落入敌人之手。二是,不想落入生不如死的下场。

    般若被击碎的神魂,是位于神躯中的神魂。

    而神源中的神魂,没有受太大影响。

    “佛祖,你看!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双手隔空按了出去,一道道光纹涌出,在般若伤体的上方,将所有神魂碎片凝聚成了一道淡淡的魂影。

    魂影与般若长得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魂影落下,与般若的神躯,完全重叠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得不,鬼族对魂力的操控,没有任何种族可以比拟。

    “神魂重新凝聚了,很快就会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极为忐忑,不敢直视六祖。

    到底,庭和地狱重新开战,是绝对敌对的双方。金聚大神只能期望,六祖是真的不想在云青古佛遗体中杀戮,放他离去。

    “六祖,不能放过他,他是鬼族神灵。”黑再次道。

    金聚大神本就怕得要命,见黑火上浇油,心中甚是愤怒,道:“佛祖,这只猫,是不死血族冰皇之子,作恶多端,喜吸人血,特别是修佛者的血液。”

    黑没想到金聚大神如此狡诈,倒打一耙,急道:“你敢污蔑本皇?”

    “本座可没有污蔑你,你体内有云青古佛的血气,明你进入古佛遗体后,吞噬不了不少神尊血液。”金聚大神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别吵了!”

    六祖声音浩荡,盯向金聚大神,道:“你可知,这女娃儿与本祖有些渊源?”

    就是这时,般若悠然转醒,但很虚弱。

    金聚大神先是颇为诧异,随后双目大瞪,想到霖狱界的一个大隐秘。

    传,六祖与冥族的印雪,一起拜在云青古佛的门下修佛,是师姐弟,关系很是亲近。所以在六祖心中,没有生灵和死灵之分,众生皆平等。

    还有另一则传,命运神殿的怒神尊,乃是印雪之子。

    不过,这则传,一直没有得到证实,也没有谁敢去证实。

    如今听到六祖出这样的话,金聚大神立即想到了此处。除了这一层关系,般若一个一千多岁的年轻,还能与六祖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张若尘当然不知道“怒神尊可能是印雪之子”的传,之所以出刚才的话,只不过是想吓一吓金聚大神,免得他今后继续找般若的麻烦。

    张若尘正欲编一个谎言,却见金聚大神再次跪在霖上,慌急的道:“佛祖明鉴,晚辈实在不知,般若神女居然是你老人家的徒侄孙。若是知晓,必定对她恭恭敬敬,不敢有半分冒犯。”

    徒侄孙?

    在场修士,皆是愣住。

    就连张若尘和般若自己,都感到诧异,有些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般若明明是怒神尊的弟子,怎么变成了六祖的徒侄孙?

    金聚大神不会是被六祖的威势吓糊涂了?

    张若尘缓了一口气,沉声道:“可是,你终究还是冒犯了!你看,你把她伤成了什么样子?就算本祖有好生之德饶过了你,怒能饶得了你?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不敢有半分放肆,道:“晚辈愿以一万年修为,助般若神女疗伤。”

    “一万年修为?”

    三生门下。

    六祖的目光,望向冻在冰块中,已经死去的空里藏海。

    金聚大神注意到了这一点,意识到六祖即将动怒,连忙道:“十万年!晚辈愿散去十万年的修为,助般若神女壮大神魂,凝练神源,修炼神境世界,直达中位神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六祖道:“十万年的修为,损失太大了吧!你不怕,跌回上位神的境界?你不怕,渡不过下一次的元会劫难?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双手合十,道:“不怕!种因得因,种果得果。都是晚辈犯下的过错,理应尽最大努力弥补。再,般若神女是佛祖的徒侄孙,传功于她,晚辈心中万分荣耀。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心中苦不堪言,堂堂大神,威震星河,号令亿万鬼兵鬼将,为什么要来黑暗之渊?

    为什么运气这么背,惹到了六祖?

    幸好他足够机智,果断舍弃十万年修为,如此一来,六祖自然是不好再杀他,算是保住了性命。

    至于舍弃的修为,只能在黑暗之渊,多吞噬几位神灵的神魂弥补回来。

    金聚大神嘴里吐出一座白骨祭台,化为三百余丈高。

    祭台上,刻满古老而神秘的祭纹,随着金聚大神将祭台催动,一具具白骨随之缓缓移动,爆发出强劲的阴气。

    “般若神女,请!”金聚大神道。

    般若已是恢复了一些力气,站起身来,至今依旧有些迷茫,六祖怎么就出现了?也太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在迷茫中,她登上了白骨祭台。

    金聚大神以白骨祭台为媒介,将一身修为,源源不断转移向般若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般若算得上半个死灵,而且修炼出了真我之门,可以凭借真我之门转化金聚大神的神魂魂力,和神气、规则神纹。

    黑看得羡慕至极,只恨自己与六祖没有那么一分半点关系,否则也夺金聚大神十万年修为该多好?

    池瑶心中暗道:“得此机缘,般若也算因祸得福。只需将金聚大神的力量,彻底融会贯通,万年之内,必定达到上位神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别黑,就连封尘剑神都十分羡慕。

    但,也只能羡慕。

    因为,只有六祖这样的存在,才能逼得一位大神,主动献出十万年修为。换做是在外界,就算是神尊,都不可能逼金聚大神做出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毕竟金聚大神是无常鬼城的神灵,无常鬼城也是有神尊级的恐怖存在。

    有白骨祭台之助,传功并没有花费太长时间。

    传功结束时,般若伤势已是完全恢复,神魂强大到了极点,体内神威无法控制,不断向外宣泄。但,依旧还是下位神的境界。

    对她而言,只需要凝聚出神境世界,立即就能成为中位神。

    但,凝聚神境世界,并非一朝一夕就能做到,需要花费很多时间。

    反观金聚大神却是虚弱到了极点,身上神光时而暗淡,时而明亮,这是境界不稳的迹象。他将白骨祭台收了起来,躬身行礼道:“佛祖,晚辈现在可以离开了吗?”

    六祖的金身佛影,需要张若尘的血液支撑。

    此刻,张若尘的血液,已是大量流失。

    但他依旧选择,再支撑片刻,道:“阿弥陀佛!金聚,你该知道,本祖放你离开,最大的原因乃是因为,世间万物皆有存在的道理,众生平等,善恶有报。鬼族,也有鬼族该活着的价值,不应全部打死。”

    每一位佛祖,都有自己不同的佛法思想。

    六祖的思想,乃是“众生平等”,这一点张若尘是知晓的。因为,“众生平等”这一招秘法,最早就是六祖创出。

    金聚大神露出虔诚的神色,道:“佛祖大智慧!庭地狱诸神,皆是偏执之辈,无一人可与佛祖相比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又道:“但,本祖能饶你,怒却绝不会饶你。怒的性格如何,你该知晓吧?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露出忌惮之色,心中是真的有些惧意。

    如果,在黑暗之渊中,将般若他们全部杀死灭口,他自然是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可是,有六祖在黑暗之渊,他哪里还敢这么做?

    况且他还杀了不少神灵,吞噬了这些神灵的神魂。一旦般若他们将消息传了出去,不怒神尊,只是黑暗神殿、死神殿、冰皇……,就能让他在地狱界没有立足之地,甚至让他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他总不能一直躲在黑暗之渊吧?

    这么危险的地方,待久了,必然遭遇大凶险,会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越想,金聚大神越觉得来到黑暗之渊,是自己做出的最不明智的决定,心中有些悲凉。难道要远走宇宙边荒?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本祖倒是可以给你指一条明路!”

    “佛祖救我。”金聚大神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你拜般若为师,随她一起修习佛法。既然你做了怒的徒孙,他自然不会再为难你。他若为难你,你便告诉他,这是本祖的决定。是本祖,看你与佛有缘,欲要保你性命。”

    金聚大神本是以为自己已经无路可走,听到这话,心中顿时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对啊,只要拜师般若,大家便算是一条船上的人,他们自然不会再将空里藏海这些神灵的死因出去,等于是斩断了一切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接下来,他依旧是无常鬼城的大神,依旧可以在黑暗之渊吞噬别的神灵的神魂,只不过是要学习佛法而已。

    这有什么?

    只是跟随一个女孩学习佛法,就能得到怒神尊和六祖这样的靠山,反而是赚大了!当年印雪何等强大,还不是拜在云青古佛门下修佛。

    在金聚大神欣喜若狂之时,般若却是更加茫然失措。一个下位神,收一位大神做弟子,这……六祖做事,果然不拘一格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