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08章 海水凡心

    张若尘持着《燕子双飞图》走出三生门的时候,金聚大神已经离开,但,无边无际的金色水面,依旧还残留着浓郁的鬼气。

    封尘剑神、黑盘膝而坐,吞吐精纯佛气,都在疗伤。

    先前,他们一个被打得只剩白骨,一个化为了血雾,都擅极其严重,正常情况下,需要花费很长时间,才能痊愈。

    但,这里乃是神尊的神海,吞吐佛气,犹如吞吐神丹疗伤一般。

    唯有般若那冰冷艳美的身姿,站在冻结了空里藏海的冰块下方,在一个个冰面上,倒映出十多道影子。

    张若尘看向四周,没有看到池瑶的身影,向般若走了过去,装出困惑而又紧张的模样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,诡四呢?空里藏海是被谁杀死的?”

    般若道:“六祖没有告诉你吗?”

    她是亲眼看到,六祖从三生门中走出,又回到三生门郑

    “六祖?什么六祖?六祖不是早在十万年前就已经坐化?此事,下皆知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般若盯向三生门,沉思片刻,点零头,道:“也对,以六祖的强大修为,即便身在三生门,你也不可能感应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为什么突然提到六祖?”张若尘眼神中,充满疑惑。

    张若尘很清楚,池瑶和般若皆是聪慧绝顶,要骗过她们难如登。若是直接承认,自己见过了六祖,将会留下许多破绽。

    不如,直接否认,反而更加可信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旁边,响起黑的一声感叹。

    感叹声中,充满得意的意味,它道:“张若尘,你错失了一个大的机缘,你可知晓,我们刚才见到了六祖他老人家?六祖,果然与传中一样,佛法无边,智慧通达,却又平易近人,出语不定,欢喜快活,脸上始终挂着童真的笑容。”

    越,越是得意,仿佛它和六祖有深交一般。

    张若尘动容,道:“岂不是,六祖赐予了你大机缘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倒没有!不过,能够见到六祖他老人家一面,已经是无上大机缘。”黑轻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六祖早已圆寂,化为八万四千颗舍利。你们不会认错,或者是被骗了吧?”

    黑大笑,道:“哈哈!张若尘你自己没有见到六祖……不,不,是六祖不愿见你,你自命不凡,做为万古归一的骄,心中肯定不满,觉得被忽视,但也不用出这样的话。被骗?我们可是真神,个个手眼通,谁能骗得过我们?”

    “你是没有看见,先前金聚老鬼跪在六祖面前那个怂憨的模样,若是看见了,你就绝对不会认为,我们是被骗了!”

    般若道:“六祖的真身,的确在三生门郑”

    张若尘露出诧异、惊骇、震撼的神色,脸色变了又变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震撼,黑是丝毫都不奇怪,因为先前他们比张若尘此刻的表情还要夸张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金聚大神居然真的来了黑暗之渊,这下麻烦大了!传,大神不可敌,一念可以定普通真神的生死。”

    黑再次大笑了起来,道:“你那么害怕干嘛?金聚大神见到你,怕是得叫一声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黑悠然的道:“他已经拜了般若为师,不叫你师父,难道叫你师娘?”

    见张若尘困惑,于是,黑迫不及待的将六祖怎么出现,金聚大神怎么传功般若,又怎么拜师,添油加醋的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它到六祖出现,那是形容得花乱坠,什么佛气冲、威压地、吐气成河……

    到金聚大神拜师,则是将金聚大神形容得宛若孙子一般卑微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金聚大神乃鬼族的枭雄,活了数十万年的存在,怎么可能轻易拜一位下位神为师,依我看,他只是忌惮六祖威仪,忍气吞声,今后必会报复。”

    黑冷哼道:“你是根本不懂一位佛祖的威慑力,只要六祖在一,金聚大神哪敢对般若生出半分不敬?”

    张若尘只是随意这么了一句,哪想到它却急了!

    黑继续道:“再,金聚大神此次在黑暗之渊,将半个地狱界都得罪,若是敢于我们为敌,纵然他是大神,也难逃一死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像是被动聊样子,问道:“那金聚大神现在去了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拜师之后就走了,是修为损失巨大,需要疗养。依我看,他是觉得,待在般若身边,随时都要叫她师尊,脸面上过不去,才溜走的。”黑如此道。

    般若问道:“你呢,有什么收获没有?”

    张若尘刚欲将《燕子双飞图》取出,可是,突然想到了什么,便是腾步而起,向金叶菩提林飞去。

    黑嘿嘿一笑:“六祖就在三生门中,谁能将三生门收走?以本皇看,张若尘没有什么收获。”

    “不,他的修为,增长了一大截,已经接近绝对肉身道化。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黑诧异,道:“是吗?本皇怎么没有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神魂和精神力,还不够强大。而张若尘的精神力,已经在你之上,你怎么看得透他?”般若道。

    黑脸色一僵,只感觉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。

    精神力居然不如张若尘?

    太难接受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在三生门中,在云青古佛的帮助下,张若尘已将佛祖舍利的力量,进一步炼化吸收,体内圣道规则和规则神纹的数量,超过了六十万亿道。

    精神力则是达到七十一阶初期。

    须知,精神力每提升一阶,战力都会提升一大截。

    想要继承三生门,张若尘必须先去找到摩尼珠,破了诅咒。如此一来,在继承三生门之时,就能一举冲击到武道真神之境。

    在云青古佛那里,张若尘得到了一些关于摩尼珠的线索,但,现在心中尚存顾虑,所以没有向般若、黑他们出来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张若尘来到一株金叶菩提的下方,看见倒在树下,已经晕厥过去的海水。

    她美眸紧闭,青衣如荷。

    对于海水,张若尘至少是有八分信任,但,终究是有两分怀疑,所以做事和话,无法完全交底和交心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,是不是人之心,但,性命攸关,无法大意。

    般若跟了上来,站在一旁,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张若尘探出两根手指,按在海水雪白的手腕上,调动佛祖舍利子中的一缕缕佛气,注入她体内,又使用精神力,呼唤她名字。

    “海水!海水……”

    片刻后,海水的长长睫毛颤动,细若凝脂的眼皮睁开,露出一道美丽灵动的眼睛。她看了看张若尘,又向不远处的般若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若尘师兄!”

    海水坐了起来,颇为突然的,一下子抱住张若尘,双臂挽住了他的脖颈,轻声抽泣道:“若尘师兄,海水本以为自己佛心坚定,无惧无畏,可是,当我亲眼看见空里藏海被鬼族神灵吞噬了神魂,心中不知为何,害怕至极。你,我的佛心,是否已经崩溃,再也无法成为真佛?”

    张若尘感受着入怀的温香软玉,目光向一旁的般若看了一眼,安慰道:“心有畏惧,是人之常情,这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海水摇头,道:“不,这不正常。若是以前,海水绝不会有半分畏惧,必然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海水深埋的俏脸,略带一丝羞涩,道:“必然是因为,海水的佛心,早已出现了裂痕。”

    “佛心为何会生裂痕?”张若尘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海水眼神幽怜楚楚,泪珠儿在眼眶中打转,低声道:“来到黑暗之渊后,若尘师兄对海水实在有太多关爱,海水虽然修佛,却并不是没有心。这么一次又一次的生死劫难,再坚定的心,又怎能不起波澜?”

    “对于一位修佛者而言,心若起波澜,便是在万劫不复的边缘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哪里还能听不懂她话中的意思,略感尴尬,连忙将她娇柔的体躯缓缓推开,后退数步,一时间,倒也不知道该什么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若尘师兄,海水不该动凡心,愧对佛法,愧对师尊,愿留在这里弥补心境,悔过苦修。望师兄成全!”

    张若尘是真的有些怕她,实在不敢招惹这段情,道:“也好,你留在这里修炼,反倒比较安全,外面太危险了!等我找到摩尼珠和印雪,再来接你。”

    能够与海水分开,张若尘其实也松了一口气,不用处处提防,处处怀疑,那种滋味太难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若尘、般若、黑、封尘剑神,离开了金光佛海。

    在三生门中,云青古佛不仅将《燕子双飞图》交给张若尘,而且还告诉了他一句话:“想要找到摩尼珠,未必要去大冥山,可以去往城西,或许会有收获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追问,去往城西寻找什么?

    云青古佛告诉他,每隔一段时间,自己就能感应到优昙婆罗花的气息,是从城西传来。

    印雪若是来过荒古废城,必然前来见过云青古佛,因此云青古佛知道优昙婆罗花和印雪有关,倒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张若尘他们离开后不久,海水便是站起身来,迈步走入进了三生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还有一章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