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16章 阎寰宇

    “沙沙!”

    幽暗的荒古废城,一缕缕气流如江河,徐徐涌动,最后,汇聚到一具神尸下方,涌入摩诃炎的鼻子。

    摩诃炎是人类模样,高大壮硕,有一只黑色兽鼻。

    无疆器宇轩昂,卓尔不群,站在不远处,手中把玩一只黑色金属盒子。

    盒子,没有规则,在不断变换形态。

    地间的气流消失。

    摩诃炎抬起头,道:“张若尘曾在这里逗留过,还有血屠和般若的气息。血屠应该已经破境成神,又多一个难缠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死的是谁?”

    无疆眼神幽邃,如此问道。

    摩诃炎摇了摇头,道:“不知道,没有闻过她的气息,只知应该是一位修炼剑道的女性神灵,是生灵,不是死灵,而且是一位真神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。”无疆笑道。

    “真神都被杀死了,般若和血屠不愧是元会级代表人物,将来多半能够证道大神。”将青感叹一声。

    在场四位神灵,只有将青是冥殿的中三等伪神。

    摩诃炎和幽影,都是来自黑暗神殿。

    摩诃炎道:“有曲幽大师在,就算般若和血屠加起来,又有何惧?我们真正应该心的,应该是那只鬼类诡兽。不,确切的,应该是荒古废城中的所有未知凶险。”

    摩诃炎始终不信,荒古废城中,只有一只鬼类诡兽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这里的神尸,数之不清,真的都已经死透了吗?

    曲幽大师,是执掌暗光幻神符的那道幽影,是一位精神力神灵,在黑暗神殿有极高地位,是无疆都不敢招惹的古老存在。

    无疆念道:“张若尘所走的路线,是一路向西。你们,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难道大冥山的方位在西边?”将青如此猜测。

    无疆摇头,道:“不,如果从一开始,张若尘他们的目的地就在西方,为何会出现在云青古佛的尸身那里?”

    “只有一个解释,张若尘在云青古佛的尸身中,找到了某种线索,所以出来后,才一路往西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有猜错,阎罗族的神灵,也正在向西赶去。”

    幽影一般混沌无质的曲幽大师,声音沙哑,道:“走吧!张若尘交给你们,我的任务只有一个,将进入黑暗之渊的阎罗族修士,全部杀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飞行了多久,凤凰羽终于耗尽神力,燃烧殆尽,化为黑色尘埃洒在地上。

    血屠心痛无比,因为,这是死亡神尊赐给他的保命至宝。

    用了,就没有了!

    池瑶飞身到高处,观察四周环境,道:“我们至少飞行了百万里,那只鬼类诡兽,暂时追不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若在外面,这根凤凰羽,足以飞行百亿里,千亿里,可惜了,如果再遇到鬼类诡兽那么恐怖的存在,我们怕是必死无疑。”血屠有些沮丧的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鼻子动了动,问道:“你们闻到什么香味没有?”

    “别,真有香味。”

    血屠眼睛一亮,道:“附近多半有异宝。”

    “香味是从那个方位传来。”

    池瑶提起命运决杖,指向西方。

    张若尘和血屠闪身,飞落到地势最高的位置。

    只见,无尽遥远的西方空,出现诡异的霞光,呈淡蓝色,连绵何止十万里。

    在霞光中,隐隐可见两根柱,散发琉璃光华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道门吗?”张若尘困惑道。

    血屠道:“哪有这么大的门?难道是专门为不死血族神灵,打造的万里神门?”

    “心一些,我们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收敛身上气息,率先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血屠紧跟而上,道:“师兄,先前根本没有这些霞光,现在它覆盖如此广阔的区域,怕是半个荒古废城都能看到。别的神灵,不定也会赶来探查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,要心一些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的意思是,我们可以藏在暗处伏击,干一票大的。”血屠兴奋而又期待,又道:“反正他们陨落在黑暗之渊,谁知道是我们下的手?”

    张若尘无语,觉得血屠的心太野,将来怕是会无法无。

    血屠见张若尘不语,连忙道:“师兄,你听我解释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我的意思是,这些追进黑暗之渊的神灵,绝对都是冲着师兄你来的。所以,就算他们也是地狱界的神灵,我血屠也与他们势不两立,该杀还是得杀。我对宝物的兴趣,其实并不大,都是身外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不想杀他们?”

    张若尘反问一句,道:“但任何时候,都必须保持绝对的理智。荒古废城太危险了,不要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后方,池瑶目光看了远处那两根柱很久,神情异样,随后追向张若尘和血屠。

    虽然可以远观边霞光和两根柱,可是,路途比他们想象中要遥远,赶路了一整,仿佛在原地踏步。

    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香味变浓了一些,明是从两根柱所在的位置传出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心绪很激动,猜测这股香味,就是云青古佛所的,优昙婆罗花散发出来的味道。离印雪,更近了!

    一路上,血屠都欲言又止的模样,最终还是问了出来,道:“师兄,我看你已经精神力成神,是否已经破解了诅咒?”

    张若尘点零头,道:“没错!我诅咒已除,一念之间就能武道成神,区区冥殿和已经死去的印雪,怎么可能压得住我?”

    血屠倒吸一口凉气,对张若尘生出更深的敬畏,心中暗道:“师兄体内的圣道规则至少有六十万亿道,加上本源使者的身份,一旦武道成神,战力得强横到何等地步?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我不急成神,等修炼出绝对肉身道化再破境。一旦破境,我要让诸神都为之颤栗,到时候我们一起打上冥殿,你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见张若尘如此膨胀,血屠本是因为达到神境而膨胀的心,反而收敛了许多,僵着脸一笑:“我当然助你一臂之力,冥殿嘛,嘿嘿!掀翻便是。”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张若尘感觉到背心一凉,一股无与伦比的恐怖威压,落到他身上,令他无法呼吸,五脏六腑收缩。

    池瑶和血屠同样感受到那股气息,立即释放出神气和规则神纹。

    他们的眼前,大概一百多里外,一道绝美如画的身影显现出来,但却看不真切,她浑身沐浴光雨。

    之所以,看不清,还会觉得绝美,乃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感受。

    很怪异的感受。

    “想要攻打冥殿,你们好大的胆子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古怪,与模样一样缥缈无踪,时远时近。

    明明已经达到神境,拥有强大神魂和精神意志,但血屠的两条腿,还是忍不住抖动,似要跪下去。

    他欲哭无泪,知晓肯定是遇到了冥殿的绝世强者,想要解释,但是舌头打结,不出话。

    张若尘脸色惊变,知道遭遇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种威压和气息,他很熟悉,在时间长河上不止一次感受到。

    对方的声音和身影,根本不在这个时空,而是从遥远的过去,或者是从未来传来。

    这片地,也的确出现了时间波动。

    是谁?

    对方到底是谁,居然可以跨越时空,听到他们的对话。

    修为是高到了何等地步?

    百里外,那道绝美如画的身影,目光盯向张若尘身上的阿罗汉白珠,发出异样的声音:“阿罗汉白珠为何在你身上?”

    她探出一只手臂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荒古废城中,本是稳固无比的空间,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痕。

    一只完美无瑕的光手,从空间裂痕中探出,跨越时间界限,抓向张若尘胸口的阿罗汉白珠。

    张若尘浑身疼痛欲裂,光手逸散出来的力量,似要将他的心脏捏碎。尽管,对方只是想要取走阿罗汉白珠!

    池瑶和血屠被四面八方涌来的时空力量,挤压得不能动弹,也难受得要命,根本无法救助张若尘。

    就在张若尘以为,自己将要被撕碎的时候,突然,肩膀被一只手掌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距离他,只有半尺远的光手,忽的爆碎而开。

    这片地间,破碎的空间和混乱的时间,随之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张若尘正疑惑不解的时候,旁边一道高大的紫袍身影走了过去。显然,刚才就是他,拍了张若尘一下,才震碎跨越时空而来的光手。

    张若尘只感觉身上的压力消失,连忙躬身行礼,道:“多谢前辈!”

    紫袍身影像是根本听不见他的声音,只顾着向前走去,每一步都跨越数百里,崇山峻岭一步踏过,神尸巨石纷纷破碎。

    片刻间,紫袍身影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张若尘移目看向一百多里外的那位绝美女子,却发现她早已无踪。

    “刚才不会是我的幻觉吧?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池瑶脸色凝重无比,道:“不是幻觉!难道你们没有发现,刚才从我们身边走过去那个紫袍身影,有些熟悉?”

    “根本看不清,哪里来的熟悉?”

    血屠的双腿,依旧还有些颤,立不稳。

    池瑶道:“他身上的纹饰,乃是地狱界的世界树。头上戴的发冠,形态如塔。”

    血屠想了起来,脸色大变,有些结巴的惊呼道:“这不是……这不是在黑暗之渊阎氏的祠堂中看到过的那幅画,阎……阎寰宇……”

    喊出这三个字,血屠立即捂住嘴,随后松开,拱手向四方叩拜,道:“老族长,我是阎罗族的朋友,刚才无意冒犯,无意冒犯……你大人不记人过,别放在心上……”

    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别拜了,如果我没有猜错。刚才的身影,是老族长十万年前留下,是跨越时空,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血屠指向地面,道:“不可能,你看地上还有老族长留下的脚印。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