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17章 天门

    的确有一个脚印。

    不看还好,一旦向脚印凝视,便如同中邪了一般,灵魂都要被拉扯出去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正常人类一般的脚印,却如无尽深渊,越看越深,越看越大,旋地转,整个人都像是要被它吞噬。

    就在张若尘身体前倾,将要栽进脚印中的时候,池瑶冰冷的手,一把抓住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张若尘恢复过来,不敢再看那个脚印,心脏如擂鼓一般跳动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血屠栽倒在地,脸扑在脚印上,双手扑腾,如逆水之人,怎么都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张若尘一把将他抓起。

    血屠大口喘息,立即远离那个脚印。

    “太邪了,怎么可能如此吓人,只是一个脚印而已,差一点杀死了一位真神。刚才若不是师兄救我,我恐怕永远都无法爬起来。”血屠心有余悸的道。

    池瑶道:“脚印中,残留有阎老族长的神魂气息和精神残力。你们应该庆幸,已经十万年过去,脚印蕴含的力量已经大减。”

    血屠立即闭上双眼,嘴里嘀咕,道:“都已经威力大减,还如此厉害,老族长真不愧是盖绝一世的人物,是我血屠一生之楷模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仔细思考,道:“这样的脚印,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留下。我想,阎老族长留下这个脚印,必有深意,很有可能是因为……”

    话了一半,张若尘停顿下来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张若尘脚步奇快,到达百里外,出现到先前那个绝美女子站立的位置。

    果然,地上也有脚印。

    血屠追了上去,道:“师兄别看,此女的修为,恐怕不在老族长之下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果然如此!这个脚印,好强的死亡气息,必然是冥族的古强者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印雪?”

    池瑶的神魂,远胜张若尘和血屠,观察着地上的脚印,却也不敢靠得太近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算一算时间,只有可能是她。若是时间太过久远,想要跨越时空,夺取阿罗汉白珠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    血屠道:“你们还是别再谈论了,这些诸级的存在,个个都神通广大,不可揣度。在他们经过的地方,谈论他们,很有可能会被他们感知到。万一他们又跨越时空,攻击过来,怎么挡得住?得罪不起,实在得罪不起!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夸张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印雪也好,老族长也罢,并不是他们留下的每一个脚印,都有如此威能。如果我没有猜错,当年印雪在这里留下特殊脚印,必然是有某种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像当初,五清宗在荒古废城的城门外,听到老族长跨越时空传给他的声音一样。必然是因为,老族长在城门处,留下了类似的脚印。在五清宗到达那里的时候,才会触动时空,让十万年前的老族长感知到,随后传音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印雪能够在数十万年前,听到我们的谈话,必然是因为我们谈话的地点,在这个她留下的脚印附近。而且,我们出了对冥殿不利的话,才让她生出感应。”

    “十万年前,老族长从这里经过,发现了印雪留下的脚印,于是自己也在这里留下了脚印。”

    池瑶点零头,道:“他们在这里留下脚印,等于是凭借脚印,感知未来。他们为何要在这里,感知未来?难道是预感,这里未来会发生什么事?”

    张若尘眼神睿智,道:“或许他们是意识到,继续向前将会非常危险。所以,在这里留下脚印,感知未来。想要知晓,未来的自己,有没有活着返回这里?”

    “这个可能性很大!”池瑶道。

    血屠道:“管他什么脚印,什么时空,那种级别的人物的所作所为,我们还是别猜测了,赶紧走吧!既然印雪和老族长的身影出现,至少明,我们来对霖方。”

    三人继续前行,西方空的淡蓝色霞光,越来越明亮。

    渐渐的,地面上,不再有神尸。

    只是偶尔可以在泥土中,发现一些没有完全腐化的骨头。

    香味越来越浓烈。

    张若尘将香味源源不断吸纳进体内,发现圣心中的精神力念头变得活跃,精神力强度在缓缓提升。顿时,更加坚信,这是优昙婆罗花的味道。

    花香能飘到数百万里之外,可想而知,优昙婆罗花是何等珍奇,绝对是神药。

    不知花费了多少时间,一行三人,终于来到两根柱的下方。

    柱,散发琉璃光泽,直径如山,冲入云霞。

    两根柱子相隔八百里,中间是淡淡的琉璃光幕。柱子上,镶嵌有很多宝石,这些宝石竟是一颗颗星核。

    两根柱下方,是残垣断壁,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来到这里,张若尘只感觉自己被无边的重力,压得犹如变成了凡人,极其难受。

    “真像一道门,这里到底什么地方啊?”

    血屠进入废墟中,四处寻觅,越寻越吃惊。

    “火云金铸炼的残壁。”

    “神木雕琢而成的窗棂。”

    “青冰神玉铸造的碎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血屠发现废墟中的残物,都是珍奇材质制造,比修建命运神殿和不死神殿用的材料都要更好。他很想收取,但,发现空间几乎凝固,无法打开各种宝器的内空间。

    “是门!传中,消失的门。”池瑶念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道:“门?好熟悉,好像在哪听过。”

    “门?”

    血屠惊呼一声,抬头观望两根柱,道:“与记载中,还真有些相像。可是,为何只剩两根柱子了?”

    张若尘记起来了!

    门,是圣界之门。

    十万年前,还没有庭。

    现在庭所在的大世界,以前叫做圣界。

    宇宙各界的修士,修炼到圣境,都可以飞升去往圣界修炼。

    要进圣界,必过门。

    十万年前,地大劫,圣界被未知的力量覆灭,门随之消失。

    三人心中同时浮现出一个念头,“难道圣界覆灭,与黑暗之渊有关?”

    久久之后,血屠幽幽道:“师兄,你我们要是把门带出去,卖给宫,能卖多少神石?”

    张若尘摇了摇头,目光向两根柱之间的琉璃光幕内部望去。

    琉璃光幕很淡,可以隐隐看到里面。

    里面像是有一座巨大的建筑,很古老,比两根柱还要高大,但,看不真牵

    张若尘迈步向前,却被池瑶拉住。

    她对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此处诡异,连诸级的强者都很忌惮,你的修为太低,还是不要进去了!在外面等我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眼神凝惑,不解池瑶为何这么做。

    是别有目的,还是真的担心他的安危?

    张若尘反手,又将她拉了回来,道:“既然诸级的强者都忌惮,那么我们谁进去,不都一样?这件事,与你无关,最不应该进去的就是你,但我却必须进去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其实很清楚,在他知晓般若就是池瑶之后,居然还能心绪平静,坦然与她相处,已经明他心中的仇恨和执念,早已放下。

    有的,只剩一个个疑问。

    而这些疑问,他的心中,其实早有答案。只不过,还需要去证实。

    池瑶道:“我陪你一起!黑暗之渊都已经进来,又何况是这扇门?”

    张若尘凝视着她的双眸,以真理之心感知,发现她的每一句话,居然都是发自内心。他不信,凭他现在的修为和精神力,池瑶可以骗过真理之心。

    难道池瑶真能放下绝代女皇的冷傲,主动前来地狱界,只为修复两饶关系?助他打破诅咒,破境成神?

    可是,她若真有这份心思,为何不以真身见他?

    为何变化成了般若的模样?

    另一头,血屠双手按在一根柱上,屁股下沉,浑身神力涌动。

    可是,他脸都憋红了,也无法撼动柱。

    血屠喘了喘气,盯向张若尘和池瑶,道:“你们在亲亲我我的什么呢,过来搭一把手,这柱太重了!”

    本是已经打算,趁此机会,直接与池瑶摊牌,向她询问一切的张若尘,被血屠这一嗓子打断了思绪,嘴唇刚刚张开,便是闭上。

    蓦地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有所感,向远处望去,道:“有修士向这边来了,先藏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的神魂,都没感应到啊!”

    血屠正疑惑着,被张若尘拉住,拖进了废墟郑

    池瑶则是化为一道残影,飞到右边柱的一颗星核上,离地百米,催动命运决杖的力量,随即身形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大概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在阎婷的带领下,一群阎罗族的无上境修士,逃到柱下方。

    远处,有战斗声响起。

    阎无神浑然燃烧火焰,头顶悬浮《死亡书》,操控一座石桥,不断向后方攻击过去。他擅很重,身上圣血直流,却还一直在燃烧圣血。

    在后方追杀他们的,是一片神威浩荡的鬼云。

    鬼云中,阴魂无数,啸声不绝。

    “少尊,你先走!”

    一位老辈无上境大圣,如同闪电一般冲了出去,一掌击在已经十分虚弱的阎无神的胸口,将阎无神打得飞了出去,坠落到柱下方。

    同时,那位无上境大圣,已是冲入鬼云郑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圣源自爆。

    毁灭性的力量,将鬼云撕裂,光芒明亮刺眼。

    一层层水浪一般的力量,冲击在数百里外的阎罗族修士身上,将他们掀得飞了起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