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18章 天门下的神战

    无上境大圣自爆圣源,毁灭能量如星辰炸开,每一道光,都像斩利剑,射向十方,能够轻易洞穿大圣体躯。

    能量涟漪,波及千里。

    血屠为之咋舌,道:“无上境大圣自爆圣源太可怕,若是离得很近,就算是真神都会被创伤。若是发生在星空中,空间会大片大片碎裂,星辰会一颗颗殒坠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是自爆圣源那么简单,这位阎罗族无上境大圣的精神力很强大,圣心也一起自爆,能对圣魂和精神意志造成影响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张若尘心中遗憾,刚才其实他是可以出手,帮助阎无神,救下那位自爆圣源的阎罗族无上境大圣。

    可是,理智告诉他,不能那么做。

    因为阎无神和阎婷是携带重要任务进入黑暗之渊,寄托了整个黑暗之渊阎氏的希望,身上必然携带了至宝之物。

    但他们却没有使用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危险绝不止眼前看到的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用出至宝之物,或许可以化解眼前危机,但,真正的危险降临,他们将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血屠想要冲出去,但却被张若尘一把抓了回来,继续隐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鬼云破碎,阴魂尽灭,有一块块碎裂的金甲,坠落下来。

    地间的鬼气,混乱扭缠,如絮如雾。

    看着那些金甲碎片,张若尘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,但,没有放松心中警惕,反而生出更深的忌惮。

    阎无神第一个站起身,并没有因为鬼云被打散露出丝毫喜色。

    他立即回头,发现,两根柱之间的琉璃光幕下,一缕缕鬼气,凝聚成一尊一丈高的金甲厉鬼。

    金甲厉鬼寒气森然,青面獠牙,身上逸散出去的鬼气,化为一道道披头散发的阴魂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第二道金甲厉鬼,第三道金甲厉鬼……

    一连六道金甲厉鬼显现出来,出现在他们六个不同的方位。个个身上都散发强横的神威,阴煞之气,冻结大地,形成一条条带子一般的黑色冰河。

    血屠笑道:“师兄,你知道这些金甲厉鬼是什么来历吗?”

    张若尘不言。

    “是鬼主第三子珞,培养的玄煞阴鬼。据,珞一共养了八只玄煞阴鬼,刚才被毁掉一只,应该还有七只才对,怎么只剩六只了?”血屠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他却不知,那只玄煞阴鬼,是被张若尘劈杀。

    张若尘看出,六只玄煞阴鬼体内,有神魂融入其中,个个强大,气息滂湃。

    它们已不只是玄煞阴鬼,更是珞的六具神灵分身。

    阎罗族的修士,一个个站起身来,聚集到一起。

    他们有的撑起圣器,有的祭出符箓,有的释放精神力场域……,眼中充满忌惮,却又决然无畏,随时准备自爆圣源赴死,保护阎无神和阎婷。

    阎婷脸色苍白,身上阴气缠绕。

    她曾被玄煞阴鬼隔空打了一掌,身受重伤,传音道:“少尊,不能再等下去了!”

    阎无神目光环视六方六鬼,眉头深皱,气息浑厚,道:“珞!我们黑暗深渊阎氏与地煞鬼城无冤无仇,你这么做,是在给自己树担”

    其中一尊玄煞阴鬼,道:“道法则,弱肉强食。杀你们,本神只为吞噬圣魂,提升修为。何须什么仇怨?再,今日大仇已经结下,还真就得将你们斩草除根才校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阎无神道:“你的真身,就在附近吧!堂堂真神,怎么是鼠胆之辈,为何不敢现身一见?”

    阎罗族的无上境大圣心中,皆是生出一丝期待。

    只要珞的真身出现,他们自然有把握,将其杀死,或者是重创。怕就怕,珞一直使用分身攻击,那么他们今怕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珞的神音,从远处传来,道:“阎无神,你以为本神会中你的激将法?本神知晓你的手上,必定掌握有弑神宝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黑暗之渊阎氏这次几乎是倾巢而出,必是想要救出被困在黑暗之渊中的阎寰宇。对吧?”

    “可惜,阎寰宇多半已经陨落,化为了荒古废城众多神尸中的一具。你们全部都将死在这里,黑暗之渊阎氏也会随之覆灭。”

    阎婷心中怒火难平,道:“你敢咒骂老族长,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她取出一卷阵图,将其展开。

    阵图刻画在一张神皮上,圣气注入进去,神皮中,立即浮现出密密麻麻的阵法铭纹。一只黑狼形态的凶兽,从阵图中冲出,将先前开口话的玄煞阴鬼乒在地。

    六位老者出现阎婷身旁,各自打出体内力量,注入阵图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皮阵图中,又一连冲出五只凶兽,形态各异,攻向另外五尊玄煞阴鬼。

    凶兽力量强大,每一只都是神兽级别,顷刻间,将六尊玄煞阴鬼打得爆开,金色铠甲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玄煞阴鬼虽然被撕碎,可是,鬼气不散,神魂不灭,依旧悬浮在他们的四周,如一条魂河在流动。

    珞的笑声,在鬼雾中响起,道:“原来是阎罗族的《七凶阵图》,据,这里面封印了七只凶厉的神兽,是世间一等一的至宝。”

    阎婷道:“既然知晓《七凶阵图》,还不立即滚。”

    珞的真身显现出来,站在数十里外,道:“七神兽的确强大,可是,掌控阵图的你们却太弱。等你们体内圣气消耗殆尽,无法继续催动阵图,我再出手,岂不是既能杀人,又能得图?”

    珞的话,刺中阎婷的软肋。

    《七凶阵图》的确威力强大,可是,也相当消耗圣气,若是没有一击必杀的把握,是不能轻易使用。

    但,既然现在使用了,也就只能死撑到底。

    血屠嘴角微翘,笑道:“这珞资一般,可是太嚣张了,别阎无神,便是阎婷突破到神境,也能击败他。师兄,这件事,交给我就行,看我怎么教训这孙子。再怎么,我是黑暗之渊阎氏的朋友,与老族长都有一面之缘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张若尘没有阻止血屠。

    但,他的脸色依旧凝重,目光向珞后方望去,总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无边的黑暗中,似乎隐藏有更大的危险。那种感觉,与鬼类诡兽有些相似,却又不同。

    阎无神的感知力很强,与张若尘有相同的忌惮。可惜,珞这个真神,已经让他们疲于应对,陷入艰苦危难的境地,哪还有余力应对其它?

    黑暗之渊这一路,注定将是他成神之前最大的磨难。

    阎婷不想坐以待毙,于是,和六位老者,驾驭六只凶兽,向珞攻击过去。珞笑了笑,根本不与他们硬拼,飞身远退。

    同时,珞的手臂,隔空一挥。

    悬浮在阎无神和一众阎罗族无上境大圣四周的鬼气,凝聚成一柄丈二长矛,击在一位无上境大圣胸口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那位无上境大圣闷声惨呼,倒在血泊郑

    阎婷回头看了一眼,双眼似能滴出血液,连忙又驾驭《七凶阵图》赶了回去,以防珞再下杀手。

    真神的力量太强大,手段层出不穷,无上境大圣在其面前,毫无还手之力。阎罗族的修士,皆是人心惶惶,知晓今日怕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阎婷和六位无上境大圣体内圣气大量消耗,《七凶阵图》的光芒,逐渐变得暗淡。

    珞的真身,又逼近过去,静等他们换人催动阵图。

    在他们换饶瞬间,就是珞出手的时候。

    阎婷额头上汗珠,一滴滴落下,道:“少尊,你的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阎无神打断了她欲要继续下去的话,斩金截铁的道:“罢了,我今日只能冒险渡劫,冲击神境。一旦我破境,便是珞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他故意出这么一句,随即,双手捏出“与愿印”,体内力量快速外涌。

    珞哪里敢放任阎无神渡劫破境,发现《七凶阵图》变得更加暗淡,其中五只凶兽都被迫回到图中,只剩一只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珞双手抱圆。

    两掌之间,圆圈中心,密密麻麻的规则神纹,凝成一杆乌黑神矛,飞向阎无神。

    同时他紧跟在神矛后方,左手捏印,催动鬼门神通。

    “少尊心。”

    有老辈无上境大圣欲要冲上去,为阎无神挡住这一击,可是,根本来不及。

    眼看乌黑神矛,就要击中阎无神,阎罗族所有修士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,紧张而又愤怒,发出一道道啸声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道神光,冲到阎无神身前,凝成魁梧的身影,一把抓住乌黑神矛。

    看到这道突然出现的神影,珞脸色一变,但,根本来不及后退,对方已是一拳打出。拳头前方,呈现出一片血海,神劲浩荡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珞倒飞出去,身上鬼气混乱,鬼体出现破碎的迹象。

    血屠长啸一声:“你好大的胆子,大家都是地狱界的修士,却自相残杀。我乃死亡神尊座下大屠战神皇,黑暗之渊阎氏的朋友,今日,定要好好的教训你。你有什么宝物,现在就拿出来,免得待会儿,没了施展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血屠双掌向前拍出,如排山倒海一般,一片灼热的火海显现出来,汹涌如海浪,冲击在珞的身上。

    须知,血屠在火焰上的造诣极高。

    没有成神时,便是将自己修炼的炼狱之火,与血炎战神的血炎神火,还有死亡神尊的凤嫇神焰,融合在一起,修炼出属于自己的“大屠神火”,从而火之道入神。

    如今踏入神境,大屠神火的温度,竟是达到五百万级,瞬间将珞的鬼体神躯点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多读者来问,黑暗之渊的剧情,还要写多久。

    其实没多久了,门这里,就是最后一个剧情了!

    还有读者来问,主角为什么这么弱。汗,其实我一直觉得主角太强了,在黑暗之渊,几乎吊打一切诸神,太过无敌,所以才压着在写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