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20章 巫殿,九鼎

    看着本源神海与凤凰诡兽碰撞形成的潮汐巨浪,血屠目瞪口呆,只觉得,此刻张若尘的身影卓越而伟岸,让他这个真神都心生折服。

    太强了!

    这就是传中的一道使者?

    恒古本源,在红尘中的代言人?

    血屠突然觉得,身为神灵,应该要有追求和目标,去夺取奥义,做一道使者,做一道主神。但想到,自己还在为一件至尊圣器打拼,顿时,心情跌落谷底。

    阎罗族的修士,但凡还清醒的,都被张若尘爆发出来的力量震撼,意识到这个时代最惊才绝艳的人物正式腾飞九,拥有了影响这个大世的话语权。

    如此力量,哪一方势力敢轻视?

    “这就是本源使者的力量?”

    阎无神眼神迷离,幽然一叹。

    在本源神殿,他也得到了部分本源奥义,但,没有百分之一,距离本源使者尚有一段差距。而这本源奥义数量上的差距,已成为他与张若尘战力高低的鸿沟。

    但,阎无神终究是非凡人物,心绪很快平复。

    因为他清楚一个道理,神灵拼到最后,一定是拼修为和精神意志,拥有本源使者的身份,只是暂时走到前面而已。

    池瑶很清楚,就算张若尘是本源使者,也才刚刚掌握这股力量,而龙形诡兽和凤凰诡兽都强大得可怕,还不是他现在可以抗衡。

    于是,她以神气,卷起阎罗族的修士,急速冲入进了门的琉璃光幕。

    被一个渺的人类击退,让凤凰诡兽愤怒,身上的羽毛燃烧黑色火焰,一只金属般的爪子,直向张若尘抓过去。

    张若尘双手一合,精神力完全释放出来,控制本源奥义和本源规则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一朵纯白无瑕的本源神莲,在半空绽放。

    花如世界,茫茫渺渺。

    “轰隆!”

    凤凰爪子落下,与本源神莲对碰在一起,顿时,黑色和白色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,向外喷薄,将门的琉璃光幕都震得颤动。

    张若尘趁此机会,随着劲气,飞入进门。

    凤凰诡兽和后一步追上来的龙形诡兽,身躯缩,化为两尊身高数十米的巨人。不过,一个长着龙头,一个长着凤头。

    他们显然对门很是忌惮,犹豫不决,不知该不该追进去。

    “咕吖!”

    古怪的叫声传来。

    那只鬼类诡兽的巨大骷髅头,悬在一片黑压压的鬼云中,出现到了凤凰诡兽和龙形诡兽的上空。

    黑暗之渊等级森严。

    凤凰诡兽和龙形诡兽立即单膝下跪,向骷髅头行礼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出乎凤凰诡兽和龙形诡兽预料的事发生,一股阴风卷在他们身上,身体不受控制,向鬼类诡兽的嘴里飞去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“锵锵!”

    龙吟凤啸声,不断响起。

    凤凰诡兽和龙形诡兽各施手段,展现本体,喷吐神火,不断挣扎,与骷髅头抗衡。

    但,片刻后,它们还是被骷髅头吞进嘴里。在进入嘴里的瞬间,受鬼类诡兽强大神力的挤压,它们的龙凤神躯,爆碎而开,化为了两团黑色血气。

    黑隐藏在距离门万里的地方,吓得头上猫毛直立,如同刺猬头。

    “太凶残了,居然连同类都吞噬,没人性啊!不对,它们不是同类,它也不是人。但也太强了吧,一张嘴,便是吞食了龙凤。难怪当年连五清宗,都留不住一只鬼类诡兽。”

    黑早就来到门附近,若不是龙凤诡兽出现,它都已经冲上去与张若尘他们会合。

    更远处,还有别的神灵,隐藏在暗处看到这一幕。没办法,龙凤诡兽和骷髅头都太庞大,一张嘴巴,就能装下成百上千座大山。

    那只鬼类诡兽,没有追进门,化为一片鬼云消失在黑暗郑

    黑在地上趴伏了很久,感觉自己都要变成一只猫了,确定鬼类诡兽已经离开,这才缓缓站起身,向门冲去。

    它早已认出那两根柱,是昔日的门。

    门既然在这里,门中,不定有中古圣界的遗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门下,圣光闪耀,星核璀璨,将空都映照成蓝色。

    但,进入门,却又是另外一派景象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座古老而奇异的巨大建筑,比两根柱都要高大,散发沧桑气息,带有一股洪荒古韵。

    建筑上,有一根根数百米长的银角,做飞檐横梁。血屠将其认出,是一种已经灭绝的古老神兽的独角。

    有千里长的神龙龙骨,横在建筑的第三层,至今龙骨上,还散发浓郁邪气。

    有神石打磨成了柱子,撑起建筑的主梁。

    只这根柱子,已是无价。

    血屠冲了上去,却被张若尘死死拖住。

    这里太诡异了,如此巨大的建筑,看不到顶,望不见边,在张若尘的所见之中,只有真理神殿和命运神殿,可以与其相比,实在太诡异。

    如果那根神石柱子,那么容易取走,早已被来过这里的印雪和阎寰宇带走,怎么可能还立在这里?

    就在张若尘等人观察四周环境的时候,一位精神力较弱的无上境老者,脸上露出痴迷的神色,有些呆滞,缓缓向前方的巨大建筑走去。

    阎无神立即喝斥一声:“回来!”

    就在他想要出手,将他拉回来的时候。那位无上境老者,浑身冒黑烟,黑烟越来越浓,最后化为一具焦尸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位无上境大圣,顷刻间毙命。

    在场甚至没有人知晓,刚才发生了什么?是什么东西杀死了他?

    本是一脸怨妇样,觉得张若尘妨碍他发财的血屠,看到这一幕,顿时倒抽凉气,喉结打转,向后退了退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刚才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何盂老突然之间死去,难道是诅咒?”

    “时间的力量?”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太诡异,盂老不可能无缘无故向前走去,不定是中了幻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时,后方传来一道声音,道:“不是诅咒,不是时间力量,不是幻术。是巫术!”

    众人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黑跨越门走了进来,一身玄袍黑衣,头戴斗篷,冷酷无比,大步向前,道:“你们这群见识浅薄的修士,难道没有认出,立在你们面前的这座建筑,乃是《古巫全书》上记载的巫殿?”

    随后,黑来到那具焦尸旁边,道:“这是黑巫术造成的,中此巫术,不管你的修为多高,血气多么浑厚,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,生命枯竭,血气流丧。”

    血屠道:“在冥古,地规则变化,宇宙已经不适合修炼巫术,巫道修士难成大气候。谁能杀得了一位无上境大圣?”

    阎婷道:“没错!巫道已经和练气士一样,在冥古,就消失在了历史长河郑”

    “你们懂什么?本皇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所拥有的知识,岂是你们这些辈可以比拟?”

    随后,黑伸手,指向远处古老建筑下方的九只青铜鼎。

    青铜鼎,万米高,大如山。

    鼎上的绿锈厚厚一层,掩盖了鼎身上本有的图文。但,依旧可以看见,每一只铜鼎上,都有一具雕像,是人形,或者是半人半兽的形态。

    只不过锈迹太深,已经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黑道:“这便是传中的九鼎,由九大祖巫炼制出来。九鼎镇下,分于宇宙九大方位。随着远古末期到冥古初期的大劫难,巫殿倒塌,九鼎也消失世间,巫道彻底没落,再也不是练气士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提到“九鼎”二字,在场修士无不心神巨震。

    九鼎,名气太大,在庭的各个万古不灭大世界和地狱十族,都留下了传,是宇宙中真正的至伟神器。

    古时,不知多少诸级强者,都曾查阅典籍,花费一生的时间,在寻找九鼎的下落。

    得九鼎者,号令下,万族遵从,诸朝拜。

    血屠压根不信眼前的九鼎,就是传中的九鼎,与黑抬杠,道:“既然你巫殿已经倒塌,怎么又出现在了这里?”

    黑瞪了过去,道:“冥古过去多少个元会了?巫殿倒塌是一个公认的传不假,但是,传不一定就是真的。当真正的巫殿,就耸立在你的面前,你还会相信传吗?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的道理,你居然都不懂,你怎么修炼到神境的?”

    “你话,放尊重一些。”阎婷道。

    黑咧了咧嘴,懒得理她。

    众人已经信了几分,因为九鼎和古老建筑散发出来的气息,的确古老得不像话,不像是千万年内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简直让人热血沸腾!

    若将消息传出去,怕是神尊级的存在,都会亲自赶来荒古废城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目光,盯在其中一座青铜鼎上,发现它的形状,与张家的祖传神器玉皇鼎有些相似。但,也只是轮廓相似,别的地方差地别。甚至,鼎足和鼎耳的数量,都有出入。

    所有修士,包括池瑶、血屠、阎无神都在观察九鼎,并且跃跃欲试,想要靠近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先前那位无上境老者死得诡异,让他们很是谨慎,不敢真身向前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心态,倒是放得很平,不太相信真正的九鼎,会如此随意的放在这里。他询问黑,道:“你刚才进来的时候,看见一只龙形诡兽和一只凤形诡兽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看见了,已经被本皇打跑了!”

    黑轻轻挥手,一副事一桩的样子。

    张若尘盯着它。

    黑有些不耐烦,道:“你这什么眼神?就算不相信本皇的实力,也该相信冰皇的修为吧?本皇身上,怎么可能只有一枚冰魄寒珠?再,本皇若不是打跑了它们,怎么进得来?”

    它故意提着嗓门,让阎罗族的修士和血屠都听到。

    血屠脸色是真的变了变,心中暗叹:“弟子和亲儿子的待遇,果然不一样。我要是死亡神尊之嫡亲子,怕是也能得到如此强大的底牌手段。恨不生在神尊家!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