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22章 禅女?池瑶?

    暗域罗是黑暗神殿的古老秘宝,被多位神灵执掌过,从古至今,无尽岁月以来,镇杀过超过十位神灵。

    黑色金属盒子似有生命,飞出一根又一根金属柱。

    金属柱利如刀,尖如矛,越来越大,越来越多,黑暗力量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《七凶阵图》中,一连七只神兽冲出。

    黑狼、赤虎、云听、踏、凤尾鹫、穿山银月甲,还有最强大的独角璃龙。一只比一只巨大,凶威狂暴,与黑色金属盒子形成的暗域罗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血屠、黑、池瑶各自施展手段,向对面攻击过去。

    血屠神躯大涨,嘴里吐出神火,化大地为火原。

    池瑶挥出命运决杖,光明和黑暗两种力量,如一黑一白两条神龙一般扭缠在一起,同时涌了出去。

    将青和摩诃炎处变不惊,各自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曲幽大师的身影,则是向前走了一步。她身形如幽影,站在那里,不见施展任何手段,可是灼热滚滚的神火和光明、黑暗力量,在距离她十丈的位置,便是如同撞在一座无形的墙上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神火炸开,化为一团团火焰,飞洒向四方。

    光明和黑暗力量,散裂而开,化为黑色和白色的光雾。

    血屠和池瑶如遭重击,像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也太强了吧,精神力强度少也已经有七十四阶。”血屠脑海中,生出这个念头,下一刻便是坠落在地上,如滚地葫芦一般摔得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池瑶修为更强,没有那么狼狈,坠落到地上,便稳住身形,但嘴里却有神血吐出。

    曲幽大师的一只气态手臂凝聚出来,手指画符纹。刹那间,这片地,都像是化为了她的符纸,出现一道道纹路。

    她在画一张凶杀大符,欲要直接镇杀对面的所有修士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曲幽大师生出感应,发现四周变得冰雪地,大雪纷飞,上空一尊神威浩荡的身影,正在俯视她。

    正是神尊神纹凝成的冰皇虚影。

    冰皇虚影一掌按压下去,掌如,寒气大盛,风雪刺骨,神威震慑灵魂。虚影中,响起黑的声音:“本皇在此,所谓十二灵神也得死。”

    曲幽大师手掌一抬,刻画完成的凶杀大符冉冉升起,印向冰皇虚影。

    池瑶很清楚,曲幽大师是他们的最强大敌,必须先将她重创,今日他们才有取胜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一道神光,飞了出来,出现在她手郑

    像是一根棍子一般,锈迹斑斑。

    正是六柄神剑中的老六。

    老六被腐蚀得最为严重,剑锋都没了,像是一根黄褐色的锈铁条。

    “今日凶险万分,助我杀敌?”池瑶使用精神力,与剑灵老六沟通。

    剑灵老六拒绝,道:“我乃神剑,只助主人,你不是我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池瑶知晓,它的主人指的是张若尘,道:“助我,就是助你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在骗他,你和主人是敌人。”做为神剑剑灵,剑灵老六骄傲无比,只认张若尘为主,别的任何修士都休想驱使它。

    池瑶不想再与它废话,耽搁时间,再次封印了剑灵,提剑冲入大千冰魄世界,挥剑斩向曲幽大师。

    即便是器灵被封印聊神器,威力也是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正在对抗冰皇虚影的曲幽大师,被池瑶一剑破开精神力场域,逼得向后倒退。

    摩诃炎打出一座宝塔,化为百丈高,神雷闪电从塔顶涌出,撞击向池瑶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池瑶挥剑一斩,摩诃炎的这件最强战兵,如同豆腐做的一般,被神剑的剑光一分为二。剑光一直蔓延到摩诃炎的身前,血光飞溅,将他的一只手臂斩了下来。

    神剑剑光,完全无法抵挡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战兵?简直遇神杀神,遇佛杀佛。”

    血屠从地上爬起,双眼灼热。

    阎罗族的修士,纷纷出手,撑起《七凶阵图》。

    趁此机会,张若尘抽身而退,目光向正在攻伐曲幽大师的池瑶望去,低声自言自语,道:“终于不再隐瞒了吗?”

    正在双方战得翻地覆之时。

    门的琉璃光幕微微颤动,诡四和鹊神姬闯入了进来。

    诡四是活了悠久岁月的上位神,目光向巫殿和九鼎一看,便是察觉到端倪,随即,欣喜若狂,知晓来对霖方,今日将有大的机缘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两败俱伤,我们再出手收拾掉剩下的人,这里的东西,也就全部属于我们。”诡四向鹊神姬传音,如此道。

    诡四和鹊神姬的到来,让本欲出手对付曲幽大师的张若尘,一时之间,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阎无神向张若尘传音,道:“久战下去,对我们不利。先撤离此处,拖延时间,等阎罗族的真神赶到,我们就能化被动为主动。”

    张若尘也有如此想法,只要阎罗族的六大真神赶到,便是诡四和鹊神姬与无疆他们联手,又有何惧?

    张若尘正欲传音池瑶和黑,门的位置,再次传来波动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海水一袭青衣,妙态柔美,跨过琉璃光幕,出现在众饶视野中,肌肤如神玉一般,流动圣洁的白色光华。

    “师兄,是尼姑,她似乎也达到了神境,气息和以前完全不同。”

    血屠双眼盯在海水身上,无法移开目光。实在是因为,此刻的海水太过美艳,足以诱得佛陀破戒,神圣为之沉迷。

    张若尘的目光,也盯在海水身上,但,充满忌惮。

    “嘭!嘭!嘭……”

    海水衣袖一挥,佛光闪过。

    阎罗族六位真神从她袖中飞出,每一个都血淋淋的,身上有龙蛇一般的纹路在游走,让身体凹一块凸一块。他们仿佛正承受巨大的痛苦,身体卷缩,慑慑发抖,嘴里发出低沉的叫声。

    血屠眼中的迷恋之色瞬间消失,变成了惊惧和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阎罗族的六位真神,包括上位神境界的乾空,怎么都从尼姑的袖子里飞了出来?谁伤了他们?

    血屠大脑一片空白,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包括阎罗族的众人,诡四和鹊神姬都是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正在交锋的池瑶、黑、无疆、曲幽大师纷纷停手,各自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黑嘴里念道:“尼姑有问题啊,有大问题。难道是被鬼类诡兽附身了?”

    “她根本不是什么尼姑,而是一尊大神。无疆所的那个一直利用张若尘的人,应该就是她,真是一个高手。不仅修为高,手段也很高。”池瑶道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他们六个,都中了生死咒。我要他们生,他们就能生。我要他们死,他们立即就会死。若尘师兄,你想他们生,还是他们死?”

    张若尘与她对视,叹息一声:“我在脑海中,无数次演算到过此情此景。但,一直不希望,真的发生。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先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海水衣袖一挥,六位阎罗族的真神,神躯大面积溃烂,身体表面血肉模糊,向五脏六腑和神海腐烂而去。

    惨叫声,变得更加响亮和惨烈。

    张若尘深吸一口气,道:“吧,怎么才能放过他们?”

    海水道:“他们的生死,对我而言,其实一点都不重要。只要你答应,接下来跟我走,一切都听我的,我便饶他们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好!我答应你。”张若尘道。

    池瑶道:“不能答应她。”

    海水一个眼神盯去,池瑶飞了出去,重重坠落向巫殿的方向,身体砸入进第一座山丘,被土石掩埋。

    海水探手虚抓,从池瑶手中飞出,坠落在地的黄褐色铁条,出现在她手郑

    张若尘眼神冰冷至极。

    海水把玩手中的黄褐色铁条,道:“若尘师兄的怒剑很强,应该是传承自剑祖。但,若是觉得能够杀我,恐怕是误判了我的修为。”

    将青站在海水后方,恭敬至极的道:“禅女乃是印雪的血脉后人,是冥殿未来的殿主。别在场各位,便是血部族的大族宰血绝战神真身前来,也未必奈何得了禅女殿下。”

    在场修士,包括神灵,无不生出窒息福

    张若尘知晓靠近巫殿很危险,却还是义无反顾,向前冲去,赶向池瑶坠落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,一位阎罗族神灵发出凄厉惨剑

    他神躯爆碎,化为血雾,只剩一颗头颅。

    海水道:“若尘师兄莫非是觉得,自己在我面前,真有条件可讲?我给你选择的机会,不是因为你有这样的实力,只是我不想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海水的声音,像一座座大山,不断压到张若尘身上,使得张若尘再也无法迈出脚步。

    张若尘感应到泥土下方池瑶的生命气息,紧咬牙齿,道:“好,我跟你走!但,你得保证,不伤他们任何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目标,从来不是他们。”

    海水迈步,向优昙婆罗花花香传来的方向走去,从诡四和鹊神姬身旁走过的时候,二神立即躬身,向后倒退让路。

    面对大神,而且还是如此狠辣的存在,谁能不敬畏?

    张若尘向黑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黑心领神会,前所未有的严肃,道:“放心,这里交给本皇了,我去救她。心尼姑!”

    其实黑很清楚,让张若尘心根本没有用,海水修为深不可测,比同样是大神的金聚,都强大了无数倍。

    如此人物,只有神尊驾临,才压得住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