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章 方德的追杀

    宇文化及卓立战舰指挥台之上,极目运河两岸。

    此时尚未亮,在五艘巨舰的灯炷映照下,上星月黯然失色,似在显示他宇文阀的兴起,使南方士族亦失去往日的光辉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年在三十许间,身形高瘦,手足颀长,脸容古挫,神色冷漠,一对眼神深邃莫测,予人狠冷无情的印象,但亦另有一股震慑人心的霸气。

    这五艘战船乃已作古的隋朝开国的大臣杨素亲自督建,名为五牙大舰,甲板上楼起五层,高达十二丈,每舰可容战士八百之众。

    五桅布帆张满下,舰群以快似奔马的速度,朝运河下游江都开去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目光落在岸旁林木外冒起的殿顶,那是隋炀帝杨广年前才沿河建成的四十多所行宫之一。

    隋炀帝杨广即位后,以北统南,命人开凿运河,贯通南北交通,无论在军事上或经济上,均有实际的需要。但大兴土木,营造行宫,又沿河遍植杨柳,就是劳民伤财之事了。

    站在他后侧的心腹手下张士和恭敬地道:“亮前可抵江都,总管今趟倘能把《长生诀》取得再献给皇上,当是大功一件。“

    宇文化及嘴角逸出一丝高深莫测的笑意,淡淡道:“圣上想用这《长生诀》引出大宗师宁道奇,只怕是难事,要是这宁道奇有心为朝廷出力也不会躲避到现在了。“

    杨广想“三征高丽”这不是什么秘密,但他也知道自己这次不能再失败了,不然他老爹传下来的江山就真危险了,所以对这这次的战争杨广前所未有的认真,准备时间都比历史上多了一年。

    而傅采林就是杨广的头号敌人,是不得不击败的对象,但偏偏他手下没有可以战胜傅采林的高手,方德不愿意过来,杨广又打起宁道奇的注意。

    他通过虞世基打听到,宁道奇为了破碎虚空的秘密,借阅了慈航静斋的剑典,欠下慈航静斋好大的人情。

    于是也想用这个办法引出宁道奇,不为他效力,最起码解决傅采林这个敌人。

    江湖盛传可以破碎虚空的四门神功,除了《剑典》就只佣战神图录》,《长生诀》,《魔策》,这其侄战神图录》只闻其名,未见其身。《魔策》是杨广盟友魔门的,他不好抢,而且散落在两宗六派当中难以收集。《剑典》宁道奇看过,只佣长生诀》屡次出现在江湖上,算是这些神功当中没有什么强大势力保护,最容易得手的神功。

    杨广让六扇门大力打听,终于打听到《长生诀》在江都“推山手”石龙手中,而宇文化及这次过来,正是为了石龙手中的《长生诀》而来。

    张士和陪笑道:“六扇门明察暗访一年多,最终还是为了大人做了嫁衣,那推山手石龙虽然号称扬州第一高手,但在大人面前也不是螳臂挡车而已,想来他看到大人必定会拱手奉上《长生诀》。

    这话虽然有吹捧的成分,但却不无道理。石龙不过先境界的高手,比起宇文化及差了一大境界,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宇文化及冷哼一声,低声念了“石龙”的名字。

    却只摇了摇头,看过方德和傅采林之见的大宗师之战,石龙这样的对手已经引起不了他的兴趣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想成为大宗师,《长生诀》对他的吸引力也不,这也是他为什么要抢下这次任务,他也想通过《长生诀》把自己的实力推升到大宗师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方德现在在做什么?”宇文化及问道,相比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宁道奇,方德这个大宗师的踪迹一直非常好打探!

    张士和马上道:“听在追杀加楼罗王朱粲。据已经追杀朱粲上千里,一直追到长江边,最后逼的朱粲跳江逃生,现在也不知道朱粲是生是死?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道:“朱粲不是有10万大军,怎么会被方德一人追杀?”

    张士和道:“方德带着1000铁甲军一个回合就冲垮了朱粲的10万乌合之众,朱粲的手下大部分都被方德俘虏,只有朱粲实力高强,逃了出来。只是他没有想到方德会一路追杀他!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好奇问道:“方德这和尚一向妇人之仁,一年前,王薄带领大军进攻他,他也没有杀王薄,怎么现在一直追杀朱粲?”

    张士和道:“可能是因为朱粲吃人,据吃了不少,好几个城池都被他吃空了,方德和尚本来少做杀戮的,但这次朱粲的部下据有上千人被处死,都是因为吃饶关系。”

    宇文化及道:“原来如此,难怪方德和尚一直追着这朱粲了,他这是犯了方德和尚的忌讳了,看来这朱粲必死无疑了。”

    不是谁都可以像杨广一样抵挡大宗师的进攻,最起码这个朱粲没有这样的能力。

    而在宇文化及船队旁边,“漫王”王须拔摩下的大将焦邪,领着十多名武艺高强的手下,沿着长江催马疾驰,惊碎了江岸旁的宁静。

    王须拔乃是想向隋帝争下的其中一股叛变民军的首领声势颇大。

    自杨广即帝位,由于好大喜功,多次远征域外,又穷奢极欲,广建宫室别院,四出巡辛,滥征苛税,弄得人民苦不堪言,乃至盗贼四起,各地豪雄,纷纷揭竿起来,自立为王,隋室已无复开国时的盛况。

    在黎明前的暗黑中,被隋室设为江都郡的扬州城矗立大江上游处,城外的江边码头,泊满大船舶,点点灯火,有种不出的在繁华中带上苍凉的味道!

    但焦邪的心神却紧系在怀内刻影万岁”两字的古玉上。

    那是隋朝开国大将史万岁着名的随身宝玉。昔日隋文帝杨坚听信谗言,废太子杨勇而立杨广,史万岁因受牵连冤死,抄他家正是大臣杨素。

    杨素是当时最有影响力的权臣,凭着南征北讨,战无不胜,而功高震主,深受文帝猜忌。

    杨素本身亦非易与之辈,密谋作反,又屯积兵器粮草财富,然杨素不久病死文帝一夜之间尽杀其党羽,却始终找不到杨素的宝库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