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奇文

    振亮听到了这些话,感觉特别刺耳,他并不喜欢刘奇文,感觉这个人华而不实,平时又爱表现自己,经常提出一些书本上看来的所谓的合理化建议,但是农村工作,并不是简简单单的按照书本上来做的,看似简单的一个问题,就有可能牵涉到很多方面,刘奇文看待问题,只是看到了事情的表面,内在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,在农村,人情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,处理一件事情,并不是只看对错,巧妙的利用人情,大事化,事化了,没有必要给双方分出个对错,毕竟都是在一起生活的,低头不见抬头见,事情过去了,还都是好邻居。而刘奇文不同,一件事情必须分个对错,当时事情是处理了,可是理亏的这个人肯定会记恨于心,还会时不时的找麻烦,矛盾往往会越来越大,总的来,刘奇文还是棱角分明,处理不够圆滑,经验欠缺。

    今他提出的建议,大家听了都感觉没有毛病,是呀,万一于剑飞感觉投资环境不好,不再追加后续投资了,那医院项目就停工了,造成的影响和损失巨大,传出去对于家寨也不好,起来是因为治安问题人家才不再投资的。

    孙占武也是一名村官,他以前是在王庄村任村委主任的,一直跟王振堂搭班,他的任期将近三年了,年底可能就结束驻村干部的工作,这个人学历和政治上嗅觉不如刘奇文,但是踏实,他现在还是王振堂的副手,经常给王振堂出谋划策,合村以后,王庄村提出的一些条件,比如征用农田、还有贫困户的补助等等,都是他提出来的建议。这些方面,他要求跟于家寨一致,老于和其他人看了这份建议,也挑不出来什么问题,只有签字落实了。

    孙占武站起身道:“这件事情呢,我们也去调查了,起因是因为我们村的邹红和其女儿,是因为她们不心,才造成这样的事,我们已经对邹红提出严厉的批评教育,农村人嘛,没有那么多讲究,食物掉在地上了,捡起来擦干净了还能吃,不会去浪费一点粮食的,虽不讲卫生,这也是我们农民的优良传统,但是,二蛋同志粗暴的工作方式,直接激化了矛盾,并且没能及时制止骚乱,才引起了后来于剑飞先生手机和手表的丢失,二蛋同志的领导水平和处事能力,我不过多去评价,但是这次确实是有失水准,导致事情恶化,变成现在的情景,责任肯定得有人出来承担,我感觉二蛋同志在平息于剑飞先生事件上能起到更大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老于在一旁静静的听着,也在思索着,大学生村官接二连三的发言,看似公平公正的看待问题,但是都把矛头指向了二蛋,二蛋脑子简单,遇事不拐弯,这也是好处,对事不对人,根据下发的村规条约,严格的去执行,不会给任何人留情面,老于也就是看中了他这一点,才让他去做了治安队队长,但这也是缺点,无形中得罪了不少人,现在村子是大了,治安队也从看家护院的保安,变成了让人眼红的权利中心,村民们有点事情,更倾向于来治安队解决,都是街坊邻居的,有什么大事非得经过公家来解决呢,治安队更倾向于人情,有什么矛盾开就行了,不过,也就是因为这中情况,治安队的队员在群众眼里,也是让人高看的,平时村民们对他们也是客客气气的,都是考虑着,万一自己有点什么事情,治安队的人能跑的快点。

    今会议室的场面有点耐人寻味,难不成王振堂私下里已经把几个驻村干部全部拉拢了?孙占武替王振堂话倒无话可,毕竟他们在一起呆了快三年了,也就是孙占武过的:“我对王庄村有很深厚的感情,我的成长,是在王振堂支书的呵护下长大的,王庄村让我学习到了很多社会经验,让我在以后的工作生活上更加自信,王支书就是我事业上的启蒙老师。”这些话,是孙占武在第二年的总结大会上当着王庄老少们讲出来的,可见他对王庄的感情很深。

    可刘奇文是于家寨的副主任,他没有替于家寨句话,反而率先向二蛋开刀,他到底想干什么?难道王振堂许诺过他什么?难不成想要代替振亮,做于家寨村的正主任?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